美国克利夫兰联储行长Loretta Mester表示,美联储没有到接近就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控制做出决定的时候。

  美国克利夫兰联储行长Loretta Mester表示,美联储没有到接近就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控制做出决定的时候。

  美国克利夫兰联储行长Loretta Mester表示,美联储没有到接近就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控制做出决定的时候。

  Mester周五在接受彭博电视的Michael McKee和Jonathan Ferro采访时说:“根本没有做出决定。我不认为这是我们现阶段为了确保市场继续运转而要做的事情,但作为一种工具的话,我认为它值得思考。”

 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将在6月9-10日举行会议,普遍预计美联储将在疫情期间把利率保持在略高于零的水平。Mester今年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具有投票权。。

  官员们也可能至少会讨论收益率曲线控制措施,这是个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从未使用过的政策工具。其涉及购买或出售美国国债,从而锁定特定期限的收益率。纽约联储行长John Williams在5月27日说,美联储会对使用该工具“非常认真地思考”。

  Mester表示, 美联储正更接近以“传统”货币政策刺激措施来支持经济复苏。近几周,美联储一直致力于保持金融市场的正常运转,并启动其他紧急措施,向企业以及州和地方政府提供信贷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郭明煜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